仙宫打眼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从天下第一开始 > 第二百零二章破碎虚空
    “破碎虚空”

    “至强者”

    “哇喔”

    看着天空之中那彷佛被巨人大手撕裂的空间,天山之巅顿时沸腾了。

    “两千多年了,终于又有至强者出现了。”

    “这可是至强者啊我险些都以为这仅仅只是传说了。”

    “就是惜了逍遥宫的那位老祖,明明他才是最接近至强者的,可惜成了裴三和滕青山的踏脚石。”

    “是啊若是他成为至强者怕是会更强,比至强者还强。”

    就在众人扼腕叹息之时,一只脚从黑黢黢的空间豁口之中伸了出来。

    “什么”

    黑腔对面,滕青山和裴三满脸写满了震惊,对方能在他们突破的一击中活下来已经是奇迹,更让他们难以置信的是对方竟然从空间裂缝中走了出来。

    要知道这是空间裂缝,不是菜市场,岂能让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项凡尘一身衣服破烂,再度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

    而在他周身,时不时又黑纹闪现,彷佛天地为他描边。

    “什么”

    “这个是,空间裂缝,破碎虚空”

    项凡尘周边的并不是什么黑线,而是不断破碎有愈合的空间,那一道道黑线就是空间破碎后显露出的空间黑腔。

    “大道阴阳,无极太一,原来如此没想到自己最先突破的会是五行阴阳道。”项凡尘喃喃自语。

    在裴三和滕青山突破的时候,两者至强者力量激发,这股力量浩瀚强大,毁天灭地,就在那一瞬间,直面这一招的项凡尘感受到了致命危机。

    也是这一瞬间,项凡尘接触到了滕青山的能量,尽管只吞噬了一部分,也让项凡尘遭受重创。

    同时也让项凡尘那处于极限状态的五行转化而来的阴阳之道完成突破。

    阴极生阳,阳极诞阴,阴阳双鱼互抱,阴阳混沌化无极。

    达至至强者之后,项凡尘体内也形成了一个世界雏形的蛋,不同于裴三和滕青山,他的世界雏形并不在丹田,他的混沌蛋被他安放在右手手心。

    “说不定将来可以将它孵化出来,变成掌中佛国,就是不知道这东西应该怎么孵化,像母鸡那样”

    混沌之力遍及全身,加上项凡尘本身那堪称恐怖的生命力,项凡尘周身的伤势快速愈合,短短片刻便已经痊愈。

    项凡尘对面,裴三和滕青山看向项凡尘,项凡尘周身的空间裂缝让他们极其心惊。

    对方能从空间裂缝之中走出,而且周身布满空间裂缝,显然也已经突破至强者。

    三人同为至强者,但是以项凡尘表现的状态来看,对方显然要强于自己两人的。

    因为至少自己不会稍有动作就让虚空破碎。不过想来也是,对方在突破之前就如此强大,突破之后的强也是理所应当。

    “前辈,你还好吧”

    滕青山开口询问道,项凡尘这个状态强势,但是看起来总不太对,以后还能不能接触其他人了会不会被空间裂缝吸走

    对面听到滕青山的话语项凡尘回过神来,此刻他才发现了自己的不妥。

    “咦,这描边技术不错啊”

    项凡尘发现了自己周身的空间裂缝,突破之后,九州大陆对他的排斥比他想象的来的还要强烈。

    在突破至强者之后,他们的生命层次已经突破极限,站在了和九州大陆同一层次。

    但是他们的世界才仅有雏形,所以九州大陆对他们的排斥并不那么强烈,他们依旧可以存在这个世界五百年。

    但是项凡尘的实力极强,九州大陆对他的压制还在裴三和滕青山之上,恨不得他现在就离开九州世界。

    发现自身状态不对之后,项凡尘微微一动,自身气息快速收敛,很快便归于平静,周围的空间裂纹也消散无踪。

    “无事刚刚突破,有些不能完美的控制自己的力量,才会有些小异像。”

    说着项凡尘看向裴三和滕青山两人,此刻两人已经突破至强者,气质大变,气息不知道比之前强了多少倍。

    洞虚之境和至强者之间的差距极大,简直不可以以道记。

    “恭喜,青山,裴三,两位终于得偿所愿,达至至强者。不如我们再完成刚刚尚未完成的切磋”

    大家都是至强者,但是我想说天空之下一个能打的都没有。项凡尘也挺好奇,这个世界的至强者的极限又多强。

    面对跃跃欲试的项凡尘,滕青山和裴三都表示没兴趣,傻子才和你打,都已经是至强者了,要是还像抹布一样岂不是很没面子。

    至于以后会不会在私下切磋就不一定了,毕竟滕青山和裴三都是武道狂人。

    “不用了,前辈,这次约战的目的已然达到,我们就先回了。”

    说罢,滕青山和裴三各自离去,滕青山向着天山之巅的形意门众人飞去,而裴三则飞向天神宫所在之处。

    “咻”

    几乎瞬移一般,两人出现在自己的营地,两人并未使用全力,速度却极快,比裂风龙隼都快上一大截。

    见两人离去,项凡尘项凡尘也不去追,他看向还留在场上的乌骓和不死凤凰。

    见项凡尘看来,不死凤凰翅膀一振,也向着天山之巅飞去,它的孩子还在那里。

    不死凤凰一走,场上便只身下项凡尘和乌骓,乌骓见项凡尘目光扫来,顿时脖子一缩。

    若说刚刚情绪变化最大的非乌骓莫属,开始的时候,明目张胆的公报私仇,它是开心的。

    当项凡尘陷落空间裂缝之时,它心情意外的有些低落又有些激动,这很可能意味着从此它就自由了,虽然项凡尘管它的时间也不多。

    可是当项凡尘从空间裂缝出来之时,它的心情又回落下来,自己的自由泡汤了。

    “乌骓,过来。”

    “吼”

    “我再说一遍,过来”

    “吼”

    乌骓委委屈屈的迈步蹄子,向着项凡尘走来,明明是你让我打的。

    乌骓来到项凡尘身侧,低着头,等着挨捶。

    “啪”

    项凡尘的手轻轻排在乌骓的头上

    “干的漂亮,乌骓,这次突破有你的功劳,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吼”

    预料中的惩罚没有降临,乌骓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听到项凡尘的话,乌骓眼神一亮。

    “吼吼吼”

    “不行你可是我的幸运兽,吉祥物。放你走是不可能的,换一个条件”

    “哈”

    说好的什么条件都可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