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宫打眼 > 其他小说 > 双面天后 > 第一章 出道名单终极筛选
    走进期末考试最后一门的考场前,柳翎按学校要求准备关手机,按键才刚按到一半,公司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新出道团的最后一轮筛选结果已经公布,正如她之前得知的那样,她果然不在名单上。

    十二进十一都能把她筛出来,柳翎无话可说。

    公司那边似乎还有别的什么想说,柳翎也心知肚明,人总是有脾气的,她并不是很想花时间在这听这种自己已经知道了的废话。

    “是这样的,我考试马上就要开始了,监考老师催我收手机,您也说了今天晚上公司会有个会,要不我考完马上回公司,您当面和我说”

    电话那头的人并没有反对,柳翎也不再多言,直接挂了电话,关机进考场。

    最后一门不是专业课,而是大学英语三,柳翎英语还算可以,题目还不算难,半小时做完试卷,提前交卷出了考场。

    刚出考场,柳翎耳边就响起了只有她一个人能听到的声音“现在,你总该信我了吧。”

    柳翎未说话,只用意念回复“我也没有不信你过。”

    “你也觉得很好笑吧,我的选择。我还是没有你勇敢。”

    对于另一个世界的饱经磨难的二十九岁的自己,柳翎依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

    理论上而言,两人前十九年的经历大相径庭,但两人其实都确认,她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所以,在很多时候,柳翎并不明白另一个自己的很多想法。

    就比如,她不懂对方怎么突然说着话就开始丧了。

    “还好吧,所以按照你那边的发展规律,今天这个电话除了通知我终选又没过以外,其实主要目的还是把我叫回去谈解约的事情”

    那边的人并没有否认。

    “行吧,能理解,公司也给我发了四年半工资,我又是个不好好直播的,公司转型期间踢我太正常。”

    “没记错的话你假期已经过了吧,今天不上班”

    那边的人似乎是叹了口气,很是兴致不高的样子。

    “你看过我的策划案了吧,敲的头部艺人之一今天爆丑闻了,三天内找不到替代,整个项目应该就会黄掉。”

    柳翎回忆了一下自己在另外一个世界的三天经过,不确定道“你说的这个爆丑闻的头部艺人,不会是第一页的那个吧。”

    “按理说不至于啊,除非是法制咖的程度,不然按他的血厚程度,到真正制作播出的时候说不定能借机反炒。”

    那边的人又叹了口气“就是法制咖,还是刑法的那种,保守估计没有个十年出不来。”

    这下柳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干巴巴地安慰了一句“那你有什么拿不准的一定记得说,一人计短二人计长,说不定我就能从不同角度给你答案呢,你说是吧。”

    那边的人却真的有被她安慰到,明显口气松了不少“嗯,我先去敲备选了,你也是一样,有什么困难及时联系我。”

    柳翎嗯了一声,随后便感觉到两人的联系被对方主动切断了。

    往学校路边的长椅上一坐,柳翎其实并没有她面上表现得那么对终筛又一次没过这件事这么无所谓。

    对方虽然是另一个世界不同发展下的十年后的自己,却并不意味着柳翎能将内心的一些小情绪对对方和盘托出。

    毕竟,因为变故,对方连名字都改成了林柳柳。

    柳翎与林柳柳,该是不同的两个人了,而林柳柳也是因此,才会放弃交换人生的机会,转而将自己十年的积攒的经验作为礼物送给柳翎。

    说实话,对于又一次终筛被淘汰这件事,柳翎是有心理准备的。

    入公司半年的那个寒假,她就入选了公司春季准备推出的团的大名单,但因为年龄原因,倒在了二筛。

    第二次是第二年和友司合作的混团,友司的男队已经确定了全部名额,由于资源主要由友司推出,所以人选上友司占据更大话语权。

    终筛名额确定前,友司的男队过来合练,柳翎因为身高问题惨遭淘汰。

    第三次是因为外形问题,公司想打造一个完颜团,挑的都是浓颜练习生。

    在不上重舞台妆的情况下,柳翎还够不上这个标准,加上实力方面和其他成员存在一定差距,终筛给她筛下来了。

    别误会,这个实力差距并不是指柳翎落后于队友,而是她进队以后会显得队友很像美丽废物。

    第四次的原因只能说阴错阳差,公司是以吸粉能力作为的评价标准。

    谈了两个卫视的拼盘表演,并且按个人特质配了通稿,准备用表演后每人的后续反响加上之前两个直播的综合数据作为考核的两项计分原则。

    但是,两个卫视的节目都是现场直播,时长上面进行了一定的管控,连自己本台的主持人节目都砍了不少时长,更别提她们这种强推的,还没有正式出道的练习生了。

    所以,最后的考核标准就只剩了直播综合数据,只是把之前的统计周期再往后延长了一个月。

    柳翎从这时候开始就不是很想从团体出道了,和她一起预备出道的成员们在用各种方法营业吸粉,她直接做了个佛系播主。

    每天的固定时长直播,柳翎直播的内容都一样图书自习,带一个大口罩基本看不清脸,两个小时播下来基本只有开始和结束的时候说了话,突出一个自暴自弃。

    播的都是这种内容,直播间还放在颜值区,因为直播数据垫底儿出局就非常顺理成章了。

    到了第五次,也就是这一次,入选大名单的时候公司就组织所有人去录了一版首发歌曲。

    没几天,声乐老师就隐晦地跟柳翎聊了聊天,让她终筛录歌的时候收着点声压。

    柳翎只点头,究竟听没听进去只有她自己知道。

    到第二轮筛选,公司排了两个分队编了两版舞,柳翎本来在a组,但是只录了第一版的舞蹈视频,就被调到了b组,跟着录了第二版。

    也没几天,舞蹈老师也来找她了,说来说去意思跟声乐老师差不多,让她收着点气场,团体还是得有凝聚力要和谐,没必要梗着一股子劲把队友都显得像自己的伴舞伴唱。

    柳翎的态度依然一样,绝不反驳,但也绝不入脑。

    所以,这次终筛再被淘汰,原因跟第四次一样,基本是她故意的。

    与她这次被淘汰不同的是,另一个世界的林柳柳,是有照着声乐老师和舞蹈老师的建议做的,但是结果却跟她现在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依然是终筛淘汰。

    反正都是要淘汰的,何必委屈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