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宫打眼 > 玄幻小说 > 神赐炍 > 第一章 缘起
    “呜”房间内,灯火通明,一位看起来十六七的少年揉了揉迷蒙的双眼,而后缓缓睁开。

    望着陌生的天花板,他一下子便清醒了。

    只见他右手抚着额头坐立而起,道“不是吧,又来。”

    也许是经历过了一次类似的事情,也许是性格使然,他并没有表现的多么慌乱。

    他眯起了眼睛,把额前的一绺头发围着手指绕来绕去,认真的思索着。“最后一次的记忆是在哪来着我好像”他感到了一丝头痛,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任何相关的回忆。他只隐隐约约的记得,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了。

    索性不再回忆,他查看起了自己所处的环境。

    他先低头检查起了自身,发现自己正穿着一套橙色的工作服,胸口印着d9527几个字。他伸手翻了翻口袋“嗯,果然,不出我所料,什么也没有。”

    “啧啧,看祥子,我这是被监禁了这是监狱”说着他望向了墙角的摄像头。

    他又顺着摄像头向下,环顾起了房间。

    房间不大,大概3x3左右,一张床就占据了房间的大半。但天花板却是挺高,即使是一个身高2的人站在床上跳起来也碰不到顶部。一个圆形的灯罩镶嵌在了上面,散发着光芒,灯光温暖明亮,就好似被阳光照射着一般。“无法破坏摄像头或是灯罩吗。”

    “嗯,没有时钟,没有窗户,简陋的房间,处在房间内的马桶和水池,看来我大概率是在监狱了吧。”他自言自语道,语气泰然自若,没有丝毫的慌张,甚至还带着一丝调侃。

    正当他准备下床检查时,一段英文的电子音从铁门外传来“权限通过,欢迎您,迪伦丹阁下。”

    “英文还好,如果是我听不懂的语言就糟了”少年心想。

    可之后却没有任何事发生,大概一分钟之后,一个男性的声音从门上的麦克风上响起“你好神在笑”说的竟是中文。

    “哈哈哈哈”一阵肆意的笑声在屋内响起“正是在下。”那少年竟是叉腰笑了起来。

    “现在,把门打开。”外面那位显然没想理会神在笑。

    神在笑思考了一会,觉得抗命不遵也没有任何好处,便乖乖的跳下了床,推开了门。

    门外,是另一个房间,和之前的差不多一样大小,但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个从墙上支出来的桌子,好像吐出来的舌头一样,上面摆放着凉掉的饭菜。

    “抓紧时间,5分钟内吃完。”那个男人的声音再次从门外响起。

    望着眼前看不出原料的食物,神在笑还真的感到有些饿了。

    风卷残云的吃完后,“嘀”的一声响起,这个房间的门应声打开。

    门外,一位全副武装的士兵正持枪伫立在门口,见到神在笑出来,便转了过来,冲着他点了点头。“走在前面,听我指挥。还有,把勺子放回去。”

    神在笑尴尬的一笑“哈哈,我寻思着放那也没人要了呢。”把不知何时藏在兜里的勺子放了回去。

    出了房间,他偷偷的往回瞄了眼,发现在门口的墙上有着一块显示屏,从上面可以看到自己方才在房间里的所有举动。

    由于对方身着盔甲,身上完全没有裸露出来的部分,无法从对方身上推测出什么来,于是他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套起了话“中文不错啊”

    “你问的第一个问题还真是奇怪啊,我还以为你会问自己在哪呢。”

    神在笑耸了耸肩道“那好吧,我在哪”这的确是他最想问的。

    “无可奉告。”

    神在笑强行忍住了自己想打人的冲动,“那我们现在要去哪”

    “去你该去的地方。”

    得,这是什么也问不出来了。

    “前面右转。”神在笑双手背后走在前面,迪伦握着枪跟在其身后,只要神在笑稍有异动,他就可以立刻举枪击毙。这种状态他们已经持续了将近10分钟了。

    期间神在笑不死心的又问了几个问题,士兵都以种种理由回绝了他。

    在前行过程中,神在笑也在默默的观察着四周。

    在泛着金属光泽的墙壁的两侧,尽是和之前神在笑出来的地方一样的门扉,但门口的显示屏却是关闭着的,不清楚里面有没有人。门上刻着dxxx的数字,但是,是随机的,完全没有规律可循。

    通风设施和监控设施都很隐蔽,就好似没有一般。同时,走廊中没有任何的标识,也不知道迪伦是怎么在这座迷宫中找到路的。

    未几,迪伦道“到了。”神在笑在一个和其他房间看不出区别的门前停了下来。

    “进去吧,里面有你需要知道的一切。”

    神在笑回头看了一眼,而后将信将疑的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内,漆黑一片,即便借着门外的亮光也无法看清全貌。

    房门缓缓闭合,当房门带走了最后一丝光亮时,神在笑面前骤然地亮起墙壁上的屏幕开启了。

    屏幕上,雪花闪动,好像录像带快坏了的感觉,不停的在跳动。

    一个好像厕所上的图标的小人出现在了屏幕上,小人面带着夸张的微笑。

    又过了一会,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声音中略带着一丝跳脱。“无论你是谁,无论你来自哪里,欢迎来到,你的未来。”

    “现在可能你想知道自己的确切位置,以及我们是谁不幸的是,以上几点无可奉告。”

    “这个视频的目的就是通知你和你的同事。你在基金会的新生活应该期待些什么,首先你会得到一个独一无二的身份证号码,我们已经贴心的把它印在你的胸口了,愿你不会忘记它。”

    屏幕上,宣传片还在继续“身为d级人员,你们的目的就是满足上级的要求,是的,那些拿枪的就是你们的上级。”

    “你们的任务包括清除恶意信息,与有趣的人物互动,建立联系。为了确保你们处于最佳状态,医务室随时开放。”

    “最后,一个月后,你就可以回家了,你自由了,你自由到可以随时再来参观,但我们不会告诉你我们在哪,哈哈。”

    这个充满槽点,感觉纯粹就是为了恶心观看者的视频终于结束了。

    “这该从何说起呢。”神在笑咂了咂嘴“所以,我现在就是这个基金会里的d级人员了吧,这话里话外的都没有把d级人员当人啊,还有为啥要叫基金会啊,当你们是慈善组织啊”

    迪伦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看完了就快点出来。”

    神在笑拉门走了出去“现在去干什么,长官和有趣的人物建立互动”

    听到神在笑这种调侃的态度,迪伦的语气突然严肃了起来“也许你还没有从你以前的生活中回过神儿来,也许你觉得这是在和你开玩笑但我要奉劝你一句,这不是在和你玩角色扮演,一会更不可能突然跳出一个人来和你道歉之前这一切都是节目表演。”

    “你是不是还对这儿存在着什么侥幸或是可悲的幻想相信我,马上你就会认清现实的。”

    “你最好把刚才看到的每一字每一句都记住,小子,噩梦来了。”说完,他长出了一口浊气道“跟紧我。”

    迪伦见到神在笑这副漫不经心的态度,就想多告诫他几句,这要是平时也就罢了,可对面这明显还是个孩子啊

    其实这还真不怪神在笑,明明是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被抓到了完全陌生的环境,可他就是一点紧张的情绪都没有,甚至,还有一点小兴奋

    但他也明白,迪伦这是为了他好,于是便把头低下,不再说话,在后面跟随。

    之后,又是一阵在走廊内的穿梭。两人来到了一扇电梯门旁。门前有两名宛如雕像般的士兵正在把守。

    迪伦把手按在了电梯门上,一道光线扫过他的手掌,而后电梯门便打开了,他朝电梯摆了摆头,示意神在笑进去,自从告诫了神在笑那番话后,他就再也没说过一句话。

    电梯内,迪伦按了“4”的按钮后便站在了一旁,一动不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姑且先认为这座建筑有4层吧。”神在笑望着电梯上的数字,默默的记住了这点。

    不一会,电梯在数字4的位置停了下来。

    电梯门打开,还是在四通八达的走廊之中,不过和下面类似监狱的布局不同的是,这里更像是一片办公区。

    柔和的灯光,典雅的木门,还有看起来让人舒心的挂画,一切都在彰显着这里的与下面的区别。

    迪伦抬脚便往外走,神在笑紧随其后。

    不久,迪伦站在了一个写着人事主管的门前停住了。他伸手敲了敲门,一个中性的声音在门内响起“请进。”

    屋内,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就是很普通的办公室。

    一位面容阴柔,眉眼狭长,身着黑色劲装,留着中性短发的人正站在老板椅的旁边,一时也辨认不出其性别。而老板椅上,一只身穿白色大褂,带着一个华丽的项链的猕猴正坐立在上面。

    猴子见到有人进来,立马变得焦躁不安,吱吱吱的在座椅上蹦跳了起来。

    看到这奇怪的组合,神在笑很明智的选择了沉默。

    那位看不出性别的人朝迪伦摆了摆手,示意他出去,而后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纸质的档案。

    “d9527”

    “罪行有趣,你是自愿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