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宫打眼 > 科幻小说 > 黑铁苍穹 > 第1章 幽光
    阿尼玛卿雪山登山大本营,熊熊的篝火窜起足有两米高,照红了大片的雪地,也把周围二十多个狩猎队员的脸映成金红色。

    “柯队万岁,柯队万寿无疆”

    “柯队永远年轻,柯队天天向上”

    159号狩猎队柯队长无疑是今夜篝火狂欢的主角,大家都喝高了,几个队员一高兴,再次把他抬起来抛向空中。

    今天的确值得庆祝,柯队长带领159狩猎队花了九天时间在雪山中找到了一个巨型巢穴,杀死了三十多只幼年异兽,军方奖赏了一大笔钱,每人都分了不少。

    一举端掉一窝异兽可不是常有的战绩,所以大家围着篝火烤肉、喝酒、唱歌,已经喧闹了一个多小时。

    异兽其实是十几种大型外星生物的统称,是泰利星人播撒在地球的祸种。

    公元2386年天佑之战,第一场与地外文明的战争爆发,地球人类虽然战胜,却没能完全阻止泰利生命侵入地球,导致以阿尼玛卿雪山为首的数个区域被异兽污染。

    于是昔日的登山大本营被联邦军部征用,不但成为军方剿灭异星生物的前进基地,同时也开放给各路职业狩猎队使用,鼓励专业人士协助军方,共同完成清洁工作。

    然而清理效果并不理想,异星生物非常适应高寒雪原环境,虽然经过几次大规模扫荡,但在方圆千里雪山中依然繁衍迅速,甚至有外溢的迹象,一般民众已经7年不能进入该区域。

    “柯队永垂不朽”

    不知哪个二货喊了一声,于是大家哄笑起来。

    而此时的柯队正好被抛到了最高点。

    他突然有个奇异的错觉,时间在这一刻停顿了,身体悬在半空不再下坠,好像停在了人生最高点,触摸到了永恒。

    置身篝火中,夜空如黑铁浇铸般黑暗,看不到是否有星辰,而此时柯队却看见三颗异常明亮的星星划破夜色,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大本营飞驰而来。

    柯队一口冷气还没抽完,三颗星已到眼前。

    他看清了最前面是一艘巨大的巡星舰,至少有五百米长,联邦徽标清晰可见,已经通体燃烧喷火。

    而紧随其后的两艘联邦突击舰还在不停射击,在空中织出绚丽的火网,打得巡星舰不断爆裂。

    自己人打自己人

    然而一切发生得骤然短促,只有少数几个队员看到了死神降临。

    还没等有人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巡星舰突然凌空爆炸,如同为他们的庆祝燃放了一颗超级烟花。

    转瞬之间,不亚于核爆的冲击波从天而降,掀起漫天火光和冰雪,几秒内便将整个大本营夷为平地,数千人无一幸存。

    醒来时苏黎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类似水晶棺的密封玻璃罩内,完全浸泡在液体里,如同一个标本。

    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还在燃烧爆炸的幽光号巡星舰上,怎么一转眼就泡在了水里

    惊骇中苏黎本能地挣扎,忍不住想呼喊。

    可他的嘴如同梦魇般无法张开,惊慌中反而忘了憋气,于是一股液体被猛地从鼻腔吸入肺里。

    “完了,要淹死了”

    作为一名太空军的精锐战将,如果在任务中死于溺亡,不知死亡通知书该怎么写。

    然而预料中呛水的痛苦并没有到来,液体很自然地融入了肺叶。

    苏黎只觉得胸口顿时变得沉重,冰凉的液体经过喉咙时,有一股独特的味道。

    混乱中他脑中灵光一闪,这是全氟溴烷

    全氟溴烷是一种富含氧并能够吸收二氧化碳的高科技合成液体,人类可以在其中呼吸。

    苏黎在太空军受训时曾经锻炼过在液态全氟溴烷中呼吸,对这股奇怪的味道很熟悉。

    记得当年教官在水槽边用力按着他的头谆谆教导“你给我老老实实沉下去,一头鱼这么瞎扑腾也得死,你算个什么玩意”

    虽然还不明白为什么会浸泡在这种昂贵的液体中,可遇到紧急状况相信受过的专业训练,往往是保命的最佳选择,所以苏黎努力让自己先镇定下来。

    然而他的四肢绵软无力,所谓的挣扎只存在于意念中,实际上身体根本不能动。

    这意味着他一时不可能自行离开这个密闭的水槽,于是心中反而更加难以冷静。

    除了幽闭溺水的恐惧,幽光号巡星舰突然爆炸、烈焰铺面而来的惨烈画面仍凝固在苏黎脑海中,震惊也远未消散。

    作为幽光号的作战指挥官,苏黎在最后时刻和现在一样无力,如同一棵植物般僵在战斗位上,眼睁睁看着巡星舰被打爆。

    他甚至没看清被什么人袭击。

    真是活见鬼了,地球现在是什么世道,居然有人敢袭击联邦巡星舰了

    幽光号巡星舰两年前离开地球,执行一个深空绝密任务,来回的行程都是机密。

    返航进入大气层时,为了减轻星舰表面的高温烧蚀,按照惯例主动关闭了所有武器系统,同时也处于通讯信号黑障阶段,这时候受到攻击将毫无还手之力。

    “对方是内行,而且了解幽光号的行程和航线,时机拿捏得刚刚好,晚几秒钟都不可能得手。”

    毫无疑问,幽光号被击毁必有蹊跷,作为职业军人很容易把这个分析出来,可苏黎却想不通自己的事。

    从攻击开始到殉爆只有几秒钟,应该无人逃生成功,他为什么没有随着幽光号灰飞烟灭

    目前到底在哪里、泡在液氧里是怎么回事

    经历了一番魂飞魄散的惊吓后苏黎终于缓过点神,周围的的亮光吸引了他。

    眼前的玻璃罩同时也是透明显示屏,一尺见方的淡蓝色屏幕上有许多内容,只是水波荡漾令画面扭曲,一时看不清显示的是什么。

    透过水光和玻璃罩,苏黎看到不远处有张长沙发,一个穿着灰色毛衣的年轻女孩蜷缩在上面,似乎在熟睡。

    周围的环境有点黑,物品堆放有些满,像个仓库,窗帘拉得紧紧的,实际上应该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客厅。

    墙上挂着一台很大的电视,正播放着娱乐节目,一个秃顶老头搂着两个女仆装的少女笑得很开心。

    沙发上那女孩应该是看着节目睡着了。

    玻璃罩的周围还有些仪器,几个显示屏亮着。

    苏黎看了一圈呼吸又加快了,他突然意识到这是一套克隆设备,培养缸、各种维生仪器一应俱全,在太空军科研中心他曾经看到过类似的系统。

    这套设备非常专业也非常昂贵,与周遭简陋的环境很不太协调,很难想象这么普通的居民客厅里,会安装有这样一套东西。

    关键是苏黎就泡在培养缸里。

    “什么人把我弄进了培养缸,想干什么”

    在培养缸里当时是被培养,苏黎预感事情不妙。

    另外克隆培养的后期会将营养液替换成全氟溴烷,避免克隆体意外苏醒溺水,也与现实吻合。

    难道自己已死,被人克隆复活了

    这似乎是比较合理的解释。

    想到这些苏黎挣扎的冲动更加强烈,如果不是泡在液体里,一定能看到他的冷汗。

    这时一个显示屏闪烁起红光,还伴有警告鸣音,隔着液体苏黎听不太清楚。

    仪器终于检测到他醒来了。

    沙发上的女孩立刻被惊醒,起身快步走了过来,先是在周边仪器上操作,然后贴近玻璃罩往里看,并轻轻敲了两下,吸引苏黎的注意力。

    “宝贝,你现在可不该醒来,还有两天就好了,别着急。”

    声音传入后变得很小,不过苏黎配合口型还是明白了她在说什么。

    女孩很美,笑得如春花般灿烂,可能因为睡眠不好,看上去稍微有点憔悴。

    苏黎不认识这个女孩。

    她一脸母性叫宝贝,这是什么意思

    苏黎在液体中茫然睁大了眼睛,呼吸更加急促,很想问清楚发生了什么。

    然而依然无法张嘴,双唇像粘在了一起。

    其实即便能张嘴,也只有喝水的份,没有空气根本无法发声。

    女孩一边对苏黎微笑着,一边按了几个培养缸上的按键,然后又敲了两下“好好睡一觉,再醒来一切就结束了。”

    苏黎这时看清了培养缸上的显示屏,除了一些文字、数据,上面还有他泡在缸里的实时影像。

    可那是个陌生的年轻人,看上去不到二十岁,十分英俊,绝不是他。

    年轻人新生的肌肤有些苍白,此时和他一样,眼睛彷徨无助地四处转动。

    震惊中苏黎终于挣扎出一只手,摸在自己脸上。

    显示屏上的年轻人和他做了同样的动作。

    苏黎脑袋“轰”的一下。

    很明显,被克隆中的人并不是原来的他,而是另一个人。

    奇怪的是他现在占有了这个身体。

    苏黎难以理解发生了什么,盯着女孩眼睛眨得更快。

    难道穿越了

    难道他在幽光号上死去,穿越成屏幕上这个正在被克隆的年轻人

    这实在是匪夷所思的事,似乎只可能发生在小说、影视剧里。

    这时女孩对他努了努嘴唇,像亲吻一个婴儿“乖,不要害怕。”

    不要害怕,说得倒容易。

    女孩话音刚落,一股无法抗拒的倦意随之袭来。

    眼前的一切迅速模糊远去,眼皮变得异常沉重,苏黎再怎么努力睁眼都没用。

    “什么星舰爆炸、穿越克隆人,太荒谬,也许只是作了个噩梦”

    女孩无疑施放了药物,转眼间苏黎就又睡了过去。

    接下去的两天苏黎频频醒来,并非女孩说的一觉到结束。

    不过每次醒来时间都很短,然后很快就再次睡去。

    醒来三次之后苏黎就抛弃了所有幻想,明确自己真的穿越了。

    他真的变成了另一个人。

    每次醒来女孩都在房间内,似乎专门守着这些仪器,除她以外未见其他人。

    每次醒来女孩都在做不同的事,有时在打电话,有时在看电视,有时刚洗了头在吹干。

    这女孩到底是谁

    看上去像是家人,而非工作人员。

    而在家克隆人体,依照现有联邦法律肯定是违法的,而且是重罪。

    苏黎觉得自己在窥视一个新世界,他的新生还没真正开始,就已经充满风险。

    每次醒来仪器也都会发起警报,女孩便兴奋地跑过来,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苏黎,说两句哄孩子的话,然后下药让他再次入睡。

    另外苏黎也察觉到新身体与他之前原装的有些不太一样,似乎附加了某种功能,不过每次醒来时间太短,一时无法厘清。

    终于某次醒来时瓜熟蒂落,苏黎已经出缸,躺在一间陌生的卧室里,身上穿了睡衣、盖着被子。

    女孩就坐在床头,见他醒了比历次都高兴,手指轻轻捏苏黎的脸颊“终于结束了,大功告成”

    “你这么看着我,还记得我是谁吗”

    “我是你的姐姐,苏诺。”

    “你是我的弟弟,苏黎。”

    苏黎茫然看着苏诺一声不吭,勉强笑了笑。

    他知道这么克隆复活的人没有任何记忆,如同一个婴儿。

    如果不想暴露穿越夺体、不想被苏诺发现弟弟的身体被侵占,最好适应新的角色,权当自己是个空白的人。

    所以他的新人生开始了,很新很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