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宫打眼 > 其他小说 > 我出生在九六 > 第十一章 5块钱
    剩下的是5块钱。

    周末在爷爷奶奶家,爷爷拿出了一张1980年的旧版5元,我看见了,和爷爷说“这张5块的,我没有见过,真好看。”

    感觉是毛乎乎的。

    看着很舒服。

    爷爷说“现在人民币都在慢慢换成新的,银行都要回收,我这张是上次买东西别人找给我的,我准备放起来,以后就见不到了。”

    是已经很旧的一张5块。

    我看了看上面的号码,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就算放起来也值不了多少钱。

    “以后会涨成多少”我很好奇这个问题,就问爷爷。

    爷爷把5块递到我面前给我看“这张你要就跟我换一张,记得要好好放起来,不要用掉,放的时间长了就值钱了,最好是收藏一套的,一张以后也可能会值钱。”

    我望着破旧的纸币,心在动摇。

    小猪罐子里有5块。

    这里也有5块。

    反正都要留着,为什么不留一张以后会升值的5块呢,反正它再破旧也还是一张5块。

    我和爷爷换了。

    把这张5块放进我的小猪罐子里,我格外小心,将钱对折了两次,再卷成圈放进猪鼻子里面去,拧上猪鼻子摇了摇,听到纸币在里面的声响,再从猪背上可以投硬币的那个孔里往下张望,看着这5块就像看着一样宝贝。

    因为怕不见,就像上次被妈妈拿走一样。

    我还是喜欢随身带着。

    上学放铅笔盒里,平时拿在手里。

    掉是没有掉。

    宝贝很重要,我的内心有过挣扎,但还是给了出去。

    给了骑三轮车的那个人。

    我和奶奶坐三轮车去老爸的刻章店里。

    奶奶拿了一张100的出来给那个人找,但是那个人找不开,而奶奶又没有别的零钱,正好,我手上就攥着那么一张5块。

    奶奶的眼神很好,看到了这张5块就让我把它先给出去。

    我不想给。

    “会还你的。”奶奶怕我担心这个。

    当然不是。

    可不给就是小气,小气到连替平日里百般照顾我的奶奶先垫付车钱都不肯。

    我还是不舍地给出去了。

    那个人拿到5块明显有惊讶,没有多说什么就放在了自己的身上,没有放在车上挂着的那个小半截的大饮料瓶子中。

    我看到那里面有很多硬币,也有几张5块和10块的零钱。

    显然,他也觉得,我给的这张5块和那些是不同的。

    给出去的那一刻我就后悔了。

    可没有办法,我没有实力去留住这张5块。

    其实,我很早就明白,穷这种东西不是努力就能改变的,努力只能让穷变得不是那么斤斤计较。

    如果说,努力一定会成功。

    我觉得不一定。

    只是,试是一定要去试的。

    但毕竟,成功者是少数,白手起家的人很厉害,我也很佩服他们,在见到曙光之前所经历的一切苦难不是常人能忍受的。

    一旦成功,那些都将是他们的宝贵记忆。

    当然,也可以是谈资。

    穷人还是穷人,是因为穷人不努力。

    如果他们站在高处这么说,那我觉得他说的这句话很有毛病。

    我可以这样理解吗

    他把他所有的成功归为他的努力,因为这样可以衬托出他的厉害,他的高高在上,但他真的有见识过这世上最贫穷最艰苦的地方吗

    那种山沟沟里。

    我没有亲眼见过,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留守儿童有很多的地方,重男轻女在那种地方还很严重,女孩子从小就不上学,很小就嫁人,想逃,腿还想要吗

    男孩子出去了也是打工,没学历做着最辛苦的活,可以说他们不努力吗或许是不够努力,能够努力地日夜加班当然是最好。

    干得活多,钱就多。

    那本钱,还要不要,身体坏了就要拿钱去治,花掉了钱更要去努力赚钱,身体又得坏,如此往复,像那不停歇的流水线。

    忽然想起爷爷常和我念叨的一句话。

    先富带动后富。

    看不起穷人的成功者,不甘心自己的努力为他人做嫁衣,如果真的有一天大家手里都有钱了,哪还有什么成功者一说。

    成功,努力只是其中一点。

    丑小鸭永远变不成白天鹅,但丑小鸭在努力地活着。

    他们不懂吗

    我想,他们是懂的。

    穷人是时候该做出一些改变,不然,将永远待在山沟沟里。

    我不想把钱看得太重要,可这一次给出去的5块换回奶奶找开100给我的新版5块,我还是耿耿于怀了好久。

    我没有丢钱,可我感觉我丢了一个可以赚到钱的机会,只要我原本不仅仅只有5块,我就一定可以赚到钱。

    长久以往,我被这个念头支配着。

    让我一直都比妹妹要节省,也就是抠门,攒下钱为了不时之需。

    5毛1块的攒下来。

    “对了,你爸爸小时候,你奶奶经常给他一分两分的去买东西吃,你爸爸都存下来放在一个大铁桶里。”爷爷又告诉我一件事。

    那些钱足足装满了一桶。

    就在二楼上去的第一个小房间里,是阁楼,有一个通风的小窗户,能看到外面街上的景象。

    “我去拿下来给你看。”爷爷急着要上去。

    我跟了上去,不想那一大桶东西让爷爷一个人搬下来。

    踩了几步水泥的台阶,剩下的十几步都是镂空的木板楼梯,踩上去嘎吱作响,透过空隙能看到这楼梯下也是一个房间。

    没有住人,只放杂物。

    还未读小学的我,很怕走这里,生怕会一不小心掉下去,不过,我确实在这楼梯上出过事,就我一个人在走,不知怎么就一路摔了下来,撞到楼梯下放的一个大酒坛子才停下,幸运的是,我没出血没受伤。

    只是额头好像被撞扁了。

    我爬起来摸着额头去和奶奶说,奶奶不相信我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可额头上的那个印记是怎么一回事

    右手手臂上的那两个印记,我是知道的,叫胎记。

    爸爸妈妈小时候都说我是狐狸转世,所以手上有着狐狸形状的胎记。

    但我知道,他们是在骗我。

    因为,小时候他们常说我是癞蛤蟆,而妹妹就是那天鹅。

    一步一步蹦着上楼。

    爷爷让我小心。

    我应了声,扶着旁边的木头栏杆,已经很圆滑了,因为它本来就是一根圆的木头,妹妹也一样,从小圆滑,而我太过尖锐。

    就算我说真话,奶奶都不信,我还能说给谁去听,妹妹,对,就是妹妹,有妹妹真好,她会凑近我的额头,细细端详着我额头上那一点点凹陷下去的地方,问我疼吗

    我说“不疼。”

    不过,我是真的有滚下楼梯过。

    可我没有哭。

    我知道哭没有用,妈妈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跑,摔倒了妈妈也不会来扶我,只会一脸厌恶地看着我,怪我弄脏了刚换上去的衣服。

    有时候,我还真羡慕老爸。

    他有一个好妈妈。

    这好也可以用另外一个字来说,那就是宠,宠是好,还是坏,妈妈心里有数,所以从小就不会宠着我,惯着我。

    房内开了。

    门已经旧了,有很大的声响。

    里面不开灯很暗,靠窗的地方有光照进来,那里有漫天灰尘在尽情飞舞。

    爷爷去找大铁桶。

    我就在门边上等着,发呆。

    有人说,我的父母除了给钱从来不管我,我不想要钱,只想要他们多陪陪我,然后,一家人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

    他们渴望亲情。

    每当看到这样的话,我都会想要笑出声,我一点也不同情他们,甚至有点羡慕他们的生活,这是实话。

    难道真的会有人蠢到以为穷人家的孩子就一定有温暖的亲情吗

    没钱更要忙着去挣钱。

    而且,没有闲钱供你去挥霍,每一分每一毫都要用在刀刃上,穷得只有琐碎和争吵,没有钱,也没有安宁。

    所以,反正没有什么家人的温暖,为何不选择钱

    又要随礼了。

    是喜酒。

    为随多少这事,爸爸妈妈在人都走完的棋牌室里吵得很凶。

    我和妹妹在寒暑假都会在这里玩,也会帮忙收拾,但这一次,我们被牵连了,妈妈让我们滚去早点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