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宫打眼 > 其他小说 > 老婆求领证 > 第678章 “我乐意,你管的着么?”
    “不用说这么多,秦优宁是她的好朋友,她不会不管的,至于现在的结果其实这也算是一件好事,她人没事儿,但是却失去了那些好的不好的记忆,我还有机会重新开始,也幸亏她没有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不然我一定追悔莫及。”

    “你放心,我一定把背后的人揪出来,让他们这辈子都待在监狱里”

    “恩,你自己有数就行。”

    男人间的交流从来都是这么简单粗暴,欧阳林瑞又和路楚恒商量了一下抓到人之后要怎么让他们在监狱里孤独终老的问题就回了病房。

    毕竟路楚恒还真挺担心秦优宁会说出什么他目前还不想让叶潍音知道的事情。

    不过那伙人也应该庆幸,叶潍音现在醒了过来,不然的话可能就不是现在商量出来的那么简单了。

    “一会儿出院的话需要搬什么东西吗用不用我们帮忙”

    “不用,这边没有什么要拿的,都是一次性的。”

    “那我们就先回去了,改天去家里吧。”

    “行。”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欧阳林瑞就拽着秦优宁一起走了。

    虽然说秦优宁非常的不乐意,但是她依然摆脱不了欧阳林瑞对她的控制,无用的挣扎之后,还是要乖乖的跟着他一起走。

    “你干嘛总着急拉我出来,我还想和音音多呆一会儿呢”

    上了车秦优宁就老大不乐意的开口,系安全带的动作都用力了几分。

    欧阳林瑞看她气鼓鼓的样子,也不在意她什么语气了,反而觉得很有趣。

    “你和叶潍音多呆一会儿,那路楚恒怎么办现在应该多让他们两个相处才对。”

    “恩说的还有那么一点儿道理。”

    “你要去哪儿回家么还是去琴行”

    “去琴行吧,都两天没去了,虽然那边也有人在看着,但是还是要去看看,我还有学生呢。”

    “恩,好。”

    欧阳林瑞点点头,然后又伸手按了几下手机屏幕拨了个号码出去。

    “把我的电脑送过来,等一下我会把地址发给你。”

    “好的。”

    秦优宁眨巴着眼睛消化着刚刚听到的话,有些不确定的开口问道,“你、你一会儿不去公司吗”

    “恩,先不去,反正在哪儿工作都是一样的。”

    秦优宁,“”

    所以他是要在她的琴行工作吗

    “那你干嘛不去公司呢,还方便。”

    “我乐意,你管的着么”

    秦优宁,“”

    “随便你”

    后来的两天里,欧阳林瑞简直就化身成了人形宠物,无时无刻的跟在秦优宁身边。

    秦优宁来琴行上班,他就坐在一边抱着电脑工作,晚上和秦优宁一起回家,要么就是“一不小心”在沙发上睡着了,或者是车没油了,总之就是非要跟着秦优宁,就差上厕所的时候也跟着了。

    秦优宁也问了几次他干嘛要这样,但是人家每次的回答都非常的任性,因为他乐意

    秦优宁干脆也不问了,就当是多了个免费的司机,厨师好了。

    只是越是这样她就越是控制不住自己那颗躁动的心啊。

    这两天的时间,欧阳林瑞简直就是无微不至的,早中午餐按时按点儿的做好,家务活也都包了,除了没事儿的时候还是会嘴巴欠一点儿以外,可以说是很完美了。

    只不过他越是这样,秦优宁就越是担心自己,大概这就是女人的天性吧,总是会想着,他现在对我这么好,万一有一天他突然不对她好了,她要怎么办,每天都在享受这样的生活还有赶紧让他离开的纠结中。

    只是每次开口的时候,又说不下去。

    秦优宁有些烦躁的揉了揉头发,看了一眼在厨房里忙碌的欧阳林瑞之后就再也收不回视线。

    如果她当初没有喜欢上木凡该有多好。

    人总是会在人生的某一个时间段幡然醒悟,回过头来去看那个时候的自己,真的有种恨不得自己掐死自己的感觉。

    现在的秦优宁就是这个状态,可惜了,人生没有后悔药。

    “还看我是不是本少爷长得太帅了,都让你移不开视线了”

    秦优宁愣神儿的一小会儿,欧阳林瑞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厨房里飘了出来,还露着大白牙冲着秦优宁笑,秦优宁被吓了一跳,一巴掌就推开了他,“你有病啊,离这么近干什么”

    “啧啧啧,女人还真是善变的动物啊,刚刚还看人家这张帅脸移不开眼呢,现在就想让我毁容,恶毒”

    秦优宁,“”

    “行了,我不离你近一点儿你也没反应啊,过来吃饭了。”

    “哦。”

    秦优宁闷闷的应了一声,然后把手上的抱枕放到一边,这才走向厨房。

    只是今天她就格外的郁闷,秦优宁本身就是个藏不住事儿的性格,都已经憋了这么久了,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她很想问一下欧阳林瑞,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喜欢她的意思呢,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就算是死也应该死个明白才对啊。

    秦优宁手里拿着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碗里的米饭,半天也没吃下去一口,欧阳林瑞看她今天的状态就不是很对劲儿,默默地放下了筷子,“你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

    欧阳林瑞试探着问出口,但是心里还是很迷惑的,秦优宁这段时间可以说是每一分每一秒恩,除了在厕所的时间他不在她身边以外,其他时间他可是一直都在她身边的,就算是发生了什么也他也肯定是知道的啊。

    听到欧阳林瑞的声音以后,秦优宁抬起头看着他,也不说话,就那么一直盯着欧阳林瑞,看的欧阳林瑞都有点儿心慌,说话都不利索了,“怎、怎么了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脸上也没有什么东西吧。”

    “欧阳林瑞,你”

    “等会儿我先接个电话哈。”

    欧阳林瑞看着来电显示,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微妙,拿过电话走到了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