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宫打眼 > 其他小说 > 刺杀太子殿下 > 第139章 还是来到了
    就算再掩饰,郑夙微也能看出苏薇眼中的雀跃。

    她在心里不屑地冷哼一声,随手拣起她送来的珠饰。

    送得倒是讨巧。知道出身海岛,贵为岛主女儿的她有取之不尽的珍珠,所以苏薇送来的尽是些镶嵌玛瑙的簪子。

    苏尚书以清廉立身,苏府能送来这些,已经算是厚礼了。

    “怎么”虽然心里知道她因何而来,郑夙薇还是问了一句。

    不就是要嫁给摄政王了,来显摆吗真不知道嫁人居妾位,有什么好开心的。她估么着若不是苏尚书对摄政王太多认可,是绝对不舍得女儿嫁作侧妃的。

    苏薇果然面色绯红地笑了笑道“母亲给我支了银两,让我去银楼挑拣些首饰,我想请郡主同去。”

    逛街她倒是愿意的。

    “是婚期近了吗”郑夙微晃晃悠悠站起来,轻轻拢了拢额头的秀发,淡淡道。

    苏薇敛眉轻笑,只微微点头。

    瞅瞅这娇滴滴的样子。

    郑夙微点了点她的额头道“记得要送我喜饼哦。”

    转身吩咐仆人准备出行的车马。

    “今日要满载而归,”她开心起来“恰巧前几日太后赏了十几个金叶子,还没处花呢。”

    话音刚落,自门外撞进来一个管事。

    “郡主殿下”那人神情慌乱,风尘仆仆跪倒在地,声音里带着哭腔。

    郑夙微脸色变了。

    在外人面前如此慌里慌张没有规矩,真丢府里的脸面。

    她站定了身子,抬胳膊把长长的裙曳往身后拖去,冷冷道“有事吗”

    那人从怀里拿出一个锁着精致小锁的红木匣子,呈到她面前。

    这木匣子是海岛和京城通信时专用的,一锁两把钥匙,数年来她常见。

    “是岛里有事”郑夙微接过匣子,一张脸微微变色。

    管事神情如此慌张,显然是因为已经见过送信的,知道了大概的事情。

    能让送信的人张扬出事情的,必然是这事已经岛内皆知,没有必要隐瞒。

    “啪嗒啪嗒”,管事的眼泪已经掉到地面上。

    郑夙微的手抖了抖,耐住性子听管事的禀报。

    “回小姐,”他哭道“老爷和夫人遇刺”

    后面的话郑夙微全没有听到。

    或许她听到了,只是因为魂灵离了躯壳,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等她再有意识的时候,已经跪在长乐殿的台阶上。

    内侍和宫婢一遍遍来请她起来。

    她只是口中喃喃“求太后殿下恩准小女回乡为父母守孝。”

    郑家的私信和郑家禀报朝廷的信是同一天到的,待第二日早朝,这事才正式上禀,由摄政王和几位官员商议。

    朝野虽不说震动,也当做大事一件。

    上报的文书是郑氏二房郑谢亲笔禀报,说岛主幕僚林焱策反府兵近百,勾结郑府婢女燕子,以修缮郑府倒塌房屋为借口,进府刺杀郑躬以及其妻刘氏。郑府内上下无一幸免,林焱已经畏罪自杀,燕子潜逃不知去向。”

    文书内事无巨细,讲了如何搜捕林焱,以及林焱走投无路之下自戕的事。

    “盼陛下以天之慈悯,准许臣属埋葬岛主,且迎郑氏夙微回岛,继任岛主之位。”

    文书后,端端正正签着郑谢的大名。

    因为他没有岛主的权利,故而没有印章。

    摄政王把那封信传阅给三品以上的官员,许他们言无忌讳,把想法说出来。

    有人怀疑刺杀之事的真伪,也有人担心郑夙微没有能力任岛主之位,更有人直接推举了郑谢暂代岛主之位。

    “郑谢不是嫡子,怎么能代行岛主之位我看岛主遇刺,说不定他便有嫌疑朝廷应该派人去详查此事,看看有没有什么猫腻。”

    新任职的兵部尚书罗冽,大声训斥想要郑谢代理岛主之位的官员,并且往那官员方向吐了一口口水。

    摄政王皱了皱眉。

    “就这样吧。”他淡淡道“本王会把大家的意见汇总起来,再细细商榷。”

    如今陛下昏迷,还不是摄政王说什么便是什么吗。

    罗冽闻言上前一步,就要再主张详查,被摄政王按了下去。

    “还是请礼部先为和微郡主把府邸的白棚搭起来,她远离故土,如果在京城守孝,总要像个样子。”

    礼部官员忙应了声是。

    李璋便挥手让大家散了。

    如今陛下昏迷,人心浮动,他觉得太子一党慢慢抬头,很多事情做起来没有那么得心应手了。

    刚出太和殿,便见太后宫里的内侍等在殿门口。

    “太后殿下请摄政王殿下去一趟。”

    那内侍神情闪烁,路上跟李璋讲了事情始末。

    李璋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路上调整了神态,等见到和微郡主时,脸上也有了悲痛的神情。

    他缓缓蹲下来,从后面揽住和微郡主的肩膀,缓缓道“傻丫头。”

    和微郡主端端正正跪立的身子猛然一晃,接着整个人软软的坐了下来。

    “璋哥”她哭道。

    她和摄政王虽然熟悉,私下里却也一直唤作殿下。如今悲伤过度,忽然似有了依靠,忍不住唤了他的名字。

    李璋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声音温和道“哭吧。”

    一声安抚下,郑夙微更是情绪崩塌,大哭起来。

    等她哭了一会儿,声音渐渐弱下来,李璋才道“我听说太后殿下出来劝过你,你不肯起来。郡主你这是在为难太后了,朝中的事,她是不管的。”

    “怎么是朝中的事”郑夙微哽咽道“我七岁来京,如今已有十年,一直在太后膝下陪伴。如今父母惨死,我想请太后为我做主让我回去守孝,如何便是为难了”

    李璋轻轻抚了抚她额上的头发,安抚道“京城距离海岛遥远,郡主你如果要这么做,岂不是要让岛主等你一个多月吗我不知道海岛那边的风俗,难道不是该早一点入土为安”

    郑夙微抽泣着道“我不求他们等我回去再下葬,只是想守在父母墓边,为父母守孝,这样也不可以吗”

    李璋正要劝什么,一个柔和的声音道“却不知道只是守孝,有什么用处。”

    郑夙微神情一惊,转过身来就要动怒。